<acronym id="t5fej"></acronym>

    1. <optgroup id="t5fej"></optgroup>

        1. 【九鼎投資未來論壇重磅】“算法技術”將何時統治世界

          2017-05-29

          演講人:尤瓦爾·赫拉利,以色列知名作家,《人類簡史》、《未來簡史》作者。

          本文為尤瓦爾先生2017年5月25日在第三屆九鼎投資·未來論壇上的主旨演講(有修訂)。


          我今天想談談人類歷史上的下一次革命。

          縱觀歷史,技術、政治、 經濟革命迭出。盡管歷經革命洗禮,但有一點沒有變——人類本身。我們仍然是與數萬年前相同的動物。我們同中國古代或石器時代的祖先一樣,仍有相同的身體、大腦和心靈。

          直到現在,盡管人類已經學會如何控制外部世界,但對內心世界的掌控依然很少。我們知道如何修建大壩阻擋河水流過,但我們不知道如何阻擋身體衰老。如果蚊子在耳邊嗡嗡作響、干擾睡眠,你知道如何殺死蚊子;但如果思想在你的頭腦中轟鳴,干擾你的睡眠,你卻不知道如何殺死這些令人討厭的思想。

          下一次革命將會改變這一點。這場革命改變的不只是工具、政治和經濟,還將會改變人類本身。它將改變我們的身體、大腦和心靈。我們將可以掌握我們的內在世界。二十一世紀經濟的主要產品將不會是車輛、武器或食物,而是身體、大腦和心靈。我們將學習如何設計和制造它們。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是最后一代智人。一兩個世紀內,地球的統治者將變為和我們不同的實體,他們和我們的差異將比我們與尼安德特人的不同更大。

          如果我們成功地設計制造了身體、大腦和心靈,這將不只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革命,也會成為生物學上最偉大的革命。40 億年來,生活游戲的基本規則并沒有發生任何根本變革。40 億年以來,不論是變形蟲、恐龍、番茄或是智人,都是有機化合物,通過自然選擇進化而來。而在二十一世紀,自然選擇將由智能設計取代,生命可能打破有機領域的局限,進入無機領域。我們可能會開始生產電子人和完全無機的生命形式。經過 40 億年自然選擇塑造的有機生命,將進入由智能設計塑造的無機生命時代。

          這場革命將如何發生?其基礎是生物技術與信息技術的融合。一方面,我們對生物學、遺傳學、身體和大腦的理解將逐漸加深;另一方面,我們將生產性能更好的電腦、擁有更強的計算能力。將兩方面發展放在一起,便能得到破解有機體的能力。如果擁有足夠的計算能力和關于人的生物特征數據,便可以創建比人類更了解自身的算法。

          這將完全改變經濟。今天我們相信顧客永遠是正確的。顧客的欲望和選擇是經濟學中的最高權威。但很快我們會相信該算法是對的。算法將塑造我們的欲望,為我們做出選擇。

          它從簡單的事情開始,如選書購買和閱讀。以前,你依靠你自己的感覺或了解你本人和品味的親友推薦。現在人們越來越依賴于亞馬遜為他們選書。當我進入亞馬遜虛擬商店時,一個算法便出現,并告訴我: “我了解你 ! 我知道你過去喜歡哪些書。有相似愛好的人也傾向喜歡愛這本或那本新書.“ 

          這僅僅是個開始。目前亞馬遜的算法是基于粗略的數據,很容易受到誤導。例如,你可能會聽到一些人稱贊新的暢銷書,于是就買了它。讀了 50 頁之后你停止閱讀,但你不想看起來很蠢,于是告訴大家你真的很喜歡它,甚至就在亞馬遜網站上給它 5星。這導致亞馬遜將向你和另外數以百萬計的顧客推薦類似的不太討喜的書籍。然而,亞馬遜的 Kindle 等設備會盡快改正這種錯誤。Kindle 能夠在你實際閱讀圖書時,不斷地收集你的數據。你的 Kindle 可以監視哪些部分你讀得快,哪些部分閱讀緩慢,你哪一頁停下休息,在哪個句子前你放棄了這本書,再也沒重新撿起來。即使你告訴全世界,這本書是一個無與倫比的杰作,但Kindle 知道你永遠沒讀完第 50 頁。

          還有更多的驚喜。工程師正在開發可以基于眼睛和面部肌肉運動檢測人類情感的軟件。為Kindle配備這樣的軟件和攝像頭,Kindle就會知道是什么讓你笑、什么令你難過,又是什么讓你生氣。接下來,將Kindle連接到你身體上或體內的生物傳感器上,它將知道你讀的每一句話如何影響你的心率、血壓和腦部活動。很快,在你讀書的同時,書也會讀你。此外,你可能很快會忘記大部分所讀的內容,計算機程序卻永遠不會忘記任何一件事。在你讀完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后,你已經忘了大部分內容,但亞馬遜會知道你究竟是誰,是什么人格類型,以及如何觸發你的情感按鈕。這樣的數據能讓亞馬遜為你精準無誤地挑選書籍,也能讓亞馬遜為你做出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比如和誰結婚。

          算法不僅可以幫我們做出決定,而且會在越來越多的任務中勝過人類,并且取代人類。以運輸業為例。十年前,無人駕駛汽車的想法只是科學奇想,如今即將成為現實。計算機很快就會比人類更快、更好地駕駛車輛。每年約有130萬人在車禍中喪生,這是在戰爭、犯罪和恐怖主義中遇害總人數的兩倍。大多數車禍由人為失誤造成——例如,酒駕、在開車時發短信、甚至睡著。無人駕駛汽車不會有這些問題,因此會大大減少車禍的數量。

          更重要的是,無人駕駛汽車可以彼此互聯,形成一個單一的網絡。當今,每輛車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當兩輛車從不同方向接近十字路口時,它們無法互聯,僅依靠非常有限的信號來告知對方它們的意圖,有時一旦錯過了信號,兩者都會進入十字路口,隨之發生意外。但通過計算機將所有車輛都連接到這個網絡中,任何車輛不再是獨立的個體,也不再需要簡陋的信號。每輛車都會知道周圍其他車輛的行動,這將進一步大大減少車禍的發生。

          當然,這也意味著,卡車司機、公共汽車司機、出租車司機甚至交通警察等數百萬人將失去工作。當所有的車輛都實現自動化時,也不需要交通警察。計算機永遠不會違法,除非你編程操控它們去違法。

          自動化不僅可以取代出租車司機和紡織工人,還可以取代老師、律師和醫生等。大多數醫生的首要任務是正確診斷疾病,然后提出最佳治療方法。如果告訴醫生我有發燒和腹瀉的癥狀,我可能是食物中毒。但胃病、霍亂、痢疾、瘧疾、癌癥或一些未知的新疾病也可能導致相同的癥狀。因為我的健康保險有限,醫生僅有幾分鐘的時間來做出正確的診斷,只夠回答幾個問題,或者進行快速體檢。然后,醫生會綜合參考我的病史以及人類現有所有的疾病信息。遺憾的是,即使是最勤奮的醫生也不會記得我以前的所有疾病和檢查。 同樣,沒有醫生可以熟悉每一種疾病和藥物,也不會閱讀每篇醫學雜志上發表的每篇新文章。最重要的是,醫生有時候會疲倦、饑餓、甚至生病,這會影響他的判斷力。這就不可避免地出現誤診或者治療方法不太理想的情況。

          今天的IBM、微軟和蘋果等公司都想做出AI醫生。AI醫生比人類醫生有巨大的潛在優勢。首先,人工智能可以在其數據庫中記錄歷史上所有已知疾病和藥物的信息。然后,它可以每天更新這些數據庫,不僅包括最新的研究成果,還可以從世界上每個診所和醫院收集醫療統計數據。

          其次,AI醫生不僅可以迅速了解我的整個基因組和日常病史,還可以掌握我父母、兄弟姐妹、表兄弟、鄰居和朋友的相關基因組和病史。它會立即知道我最近是否訪問過一個熱帶國家,是否有胃腸感染,我家族是否有人患過腸癌,或者今天上午是否鎮上每個人出現了腹瀉癥狀。

          第三,AI醫生永遠不會疲倦、饑餓或生病,并且會一直為我所用。我可以舒服地坐在家里的沙發上,回答數百個問題,告訴它我的感受如何。事實上,AI醫生甚至不需要等到我感到痛苦就知道我病情。它可以通過生物識別傳感器每天24小時監測我的血壓、心率、血糖和大腦活動。因此,它們可以在初期就診斷出流感或癌癥,并且能夠非常容易地以低成本消除病魔。

          但目前仍有許多棘手的技術問題阻礙人工智能取代大多數醫生。雖然這些技術問題十分困難,但一經解決,一勞永逸。然而,人類醫生的培訓是一個錯綜復雜、成本高昂的過程,它需要數年的時間。培訓完成后,還需經過十年左右的學習和實習,才能培養出一位醫生。如果想要培養兩名醫生,那么必須從頭開始再次重復整個過程。相比之下,如果解決了AI醫生的技術問題,您會獲得無數位的醫生,在世界各地提供全天候服務。因此,從長遠來看,即使花費1000億美元來解決這些問題,也比培訓人類醫生便宜得多。

          一些人認為,即使一個算法在職業技術方面能夠勝過醫生和藥劑師,它也永遠無法取代后者的人文關懷。如果你的CT顯示你得了癌癥,你愿意從一臺冰冷的機器那里接收消息,還是從一個關注你情緒狀態的醫生那里得到消息呢?好吧,那從一臺根據你的心情和性格類型來定制口令的關懷備至的機器那接收這一消息如何呢?情緒是生物化學現象,而AI醫生可以以檢測你的腫瘤一樣的準確性來檢測你的情緒。

          另一場可能發生在醫療保健領域的革命是,醫學將改變其主要目標。以前,醫學的主要目的是治愈病人。將來,醫學的主要目的可能是升級完善健康人。這有很多積極的潛力,也涉及到前所未有的危險。人類將會分裂成不同的生物物種,這是一種危險。隨著生物技術的進步,人類壽命延長和能力提升將變為可能,但是新的神奇療法可能是昂貴的,而且可能對全體數十億計的人類并非都是免費提供。因此,21世紀的人類社會可能是歷史上最不平等的社會。有史以來第一次,經濟不平等將被轉化為生物不平等。有史以來第一次,上層階級不僅會比其他人類更富有,而且他們也會活得更久,更有才華。

          在20世紀,平等是人類社會的核心價值。二十世紀的大部分歷史都是圍繞著工人階級、婦女和少數民族爭取平等的斗爭展開。相比之下,在21世紀,上層社會可能以犧牲平等為代價追求永生。在過去,富人和窮人之間并沒有真正的生物學差異。唯一的區別是社會和經濟層面的差異。在未來,他們之間可能存在顯著的生物學差異。

          嚴重威脅人類平等的是,在21世紀,政府和精英們可能會失去對大眾健康、教育和福利進行投資的積極性。在二十世紀,民主國家和獨裁政府都對人民的健康、教育和福利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因為他們需要數以百萬計的健康勞工在工廠里工作,數百萬忠實的士兵在軍隊中服役。甚至納粹德國也為窮人建立醫院、學校和污水系統,不是因為納粹是好人,而是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想讓德國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擁有繁榮的經濟和強大的軍隊,就需要數以百萬計的德裔窮人在軍隊里當兵,在工廠和辦公室里干活。

          但是在21世紀,大眾可能會失去他們的軍事和經濟價值。在軍隊中,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二十世紀的軍隊依靠招募數以百萬計的普通士兵,而二十一世紀的軍隊依靠的是為數不多的專業精英士兵,軍隊因越來越多的無人機、機器人、網絡蠕蟲和其他自動化武器而得到壯大。如今,大多數人在軍事上都是無用的。很快,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在平民經濟中。

          隨著計算機在駕駛卡車、診斷疾病和其他許多任務上的表現超越人類,數億人可能會被趕出就業市場。許多新的工作崗位可能會出現,但這并不一定能解決問題。人類基本上只有兩種技能——體力上和認知上的——如果計算機在這兩方面都勝過我們,它們可能就像在傳統工作中一樣,在新的工作崗位中的也會比我們人類表現得更好。

          過去,當自動化改變了就業市場,人們總是可以從一項低技能的工作轉向另一項低技能的工作。1920年,由于農業機械化而下崗的農場工人可以在生產拖拉機的工廠里找到一份新工作。1980年,一名失業的工人可以在一家超市當收銀員,開始重新工作。這樣的職業變化是可行的,因為從農場到工廠,從工廠到超市的轉變,是從一項低技能的工作轉變為另一項低技能的工作,只需要有限的培訓。但在2040年,一名收銀員或紡織工人由于人工智能而丟了工作,將很難成為軟件工程師來設計虛擬世界,重新開始工作。他們沒有必要的技能。這一問題在發展中國家尤為嚴重,因為這些國家的經濟嚴重依賴于低技能的工作。我們今天是否正在培訓孟加拉國的年輕人成為軟件工程師?如果沒有,他們在2040年將靠什么謀生呢?

          因此,在未來,人類可能會分裂成一個全新的超人類精英階層,以及一個巨大的無用階層:數十億人不僅失業,而且無法就業。我們沒有任何經濟模式來應對這樣的局面。如何管理這些無用的階級,很可能是21世紀最艱巨的經濟和政治問題。

          我們還面臨著另一個巨大的危險。當我們學習如何解讀和設計身體、大腦和思想時,我們將不僅獲得掌控外部世界的力量,還有控制我們內心世界的力量。然而,控制和理解是兩碼事。幾千年來,人類獲得了越來越多控制外部世界的能力,但我們不了解生態系統的復雜性,所以我們愚笨地使用了我們的力量,現在生態系統即將崩潰。同樣的事情可能發生在我們的內心世界。我們可能會獲得控制和重塑我們身體和大腦的能力。但我們遠未能理解我們的思想。最大的危險是,當我們試圖控制和重塑我們內在的世界時,我們將徹底破壞我們的內部精神系統。正如我們現在面對的是我們外部世界生態系統的崩潰,但50或100年后,我們可能會面對我們自己思想的崩塌。因為我們的心智將無法應付我們所做的所有改變。

          最后,我想說的是,我所描述的所有場景都不是預言。它們只是可能性。沒有人真正知道50年或100年后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技術從來都不是確定的。我們可以利用同樣的技術突破來創造非常不同的社會和環境。例如,在20世紀,人們可以使用工業革命的技術——火車、電、收音機、電話——來建立出共產主義社會、法西斯社會或資本主義社會。

          在21世紀,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的興起必將改變世界,但它并不要求單一的確定性結果。我們可以用它們來創造非常不同的社會。如何明智地使用它們是當今人類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如果你不喜歡我在這次演講中勾勒的一些場景,你仍然可以對此做出行動。

          謝謝大家。

          色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