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t5fej"></acronym>

    1. <optgroup id="t5fej"></optgroup>

        1. 九鼎吳剛:目前的工作是練好內功

          2012-05-07

          "PE(私募股權基金)這個行業,沒有任何的行業準入,發展到如今魚龍混雜、錢多人傻的狀態不足為奇,現在走出去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PE的了。"一位PE人士在微博上慨嘆。   
          PE如何從一個精英化的行業,貼上"全民PE"的標簽,在昆吾九鼎投資管理公司(下簡稱"九鼎投資")身上得到最大的演繹。
          幾個從五道口出來的年輕人創立的投資機構,在短短五年的時間里,打造出300多人的團隊,投資上百個項目,成功上市10余家,管理資產規模200多億。在清科集團董事長倪正東看來,PE這口飯越來越不好吃了,未來三年洗牌必然洗掉一大批PE。行業回歸理性后,九鼎投資要如何規劃?
          崛起:有機會不抓住是傻子   
          2007年,幾個年輕人創立了九鼎投資。   
          沒錢、沒品牌、沒背景、沒成功史,憑著一股狠勁,九鼎闖入PE行業。從五道口的一間地下室再到北四環銀谷大廈,最后到金融街眾多著名的金融機構扎堆的英藍大廈,九鼎不過用了五年的時間。據有關數據粗略統計,在僅僅不到五年的時間里,九鼎打造出300多人的團隊,投資上百個項目,成功上市10余家,管理資產規模超百億。   
          而成立于2002年的鼎暉投資,員工數至今僅為100人左右;中信產業基金也不過百人的規模。1985年創立的凱雷投資集團在中國也從來沒有超過100人。   
          2008年,在清科發布的2011年中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30強還沒有入榜的九鼎,2009年躥到了第九,2010年是第四,2011年則是排名第一。   "基金搞起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對PRE-IPO看得非常明白了,什么項目能上市、不能上市非常清楚。符合證監會要求的就能上,就這么簡單。"黃曉捷說。   
          對于九鼎來說,最大的機會即是創業板。九鼎合伙人吳剛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并不否認,"九鼎正好在資本市場爆發的時刻,踩準了節奏。有這個機會誰不抓住,誰是傻子。很多同行說現在競爭太激烈了,我的看法恰恰相反。這一行將來競爭還要更激烈。"   
          第一批創業板28家公司中,九鼎就獨中金亞科技、吉峰農機兩元。其中吉峰農機一度成為創業板第一牛股,初步統計,九鼎投資在吉峰農機上獲利超過2.7億元。九鼎投資也因此一舉成名。   
          2011年是九鼎投資的豐收年,到目前已經過會的企業有朗姿股份、海南瑞澤、桑樂金、佰利聯、爾康制藥五家。其中桑樂金、海南瑞澤、佰利聯、朗姿股份、爾康制藥已經陸續上市。   
          數據顯示,截止到2011年末,九鼎投資已投項目120個以上,其中已上市公司9家,已過會待發項目4家。另有超過30家公司已經向證監會申報材料,在證監會2月1日公布的515家IPO申請待審項目中位居所有PE榜首。   
          九鼎還是本土創投中第一批成立美元基金的創投。目前美元基金募集完成的創投只有九鼎、達晨、中信產業基金三家。   
          擴張:什么樣市場做什么樣事   
          2010年底,九鼎已經完成了在全國范圍內30個辦事機構的組建,并派駐了專業人員,在各自轄區內地毯式搜尋符合九鼎投資標準的目標企業。甚至放棄北京、上海、深圳等PE扎堆的地區,在無人關注的二、三線城市尋找機會。   "我們完全不依賴財務顧問公司就能保證很少有能漏網的好公司",黃曉捷表示。"基本上現在中國所有的PE機構看的所有項目我們都聯系過。要是沒投就是價格或者理念不一致,很少有別人談了半天,我們連聽都沒聽過的。"   "極致的話,在區域上把中國每個鎮的鎮長都要聯系上,每個鎮上的銷售收入稅后利潤超過一個億的企業都要把它弄出來",黃曉捷在一次活動上如此豪言。但他稱,目前項目成功的比率是70:1,大約接觸70個項目,經過層層篩選,最終只有一家可投資。   
          這種規模化、軍團化的作戰方式讓同行唏噓。"PE在中國一般就是夫妻店或個體戶,突然有九鼎這樣的模式覺得突兀也很正常,但事實證明是合適的,現在不少創投機構也在用這種模式,包括達晨在內的各家創投機構現在都在各地設立辦事處。達晨在全國已有20多個分支機構。"吳剛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作為推行九鼎快速擴張最堅定的核心人物,吳剛的想法很簡單:什么樣的市場做什么樣的事。九鼎的模式是最符合當前中國市場的。改革開放30年,沉淀了一大批優秀的中小企業,客觀上他們都需要上市。而且現在甚至很多細分行業都沒有一家上市公司。   
          隨著九鼎模式逐漸取得成效,業內也時有不同的聲音。對于九鼎高價搶項目的說法,吳剛將其稱之為"不動腦子的想法"。他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什么樣的機構會高價搶項目?第一,沒有足夠的項目來源,而九鼎有這么大的團隊在找項目;第二,沒有品牌,企業讓沒有品牌投的唯一可能就是其高價;第三,沒有增值服務能力;第四,對企業不懂,以為都是海普瑞。九鼎都沒有這幾方面的原因。"   
          九鼎之所以給人高價搶項目的印象,吳剛解釋,一是有些投資機構為失敗找借口;二是很多企業拿我們做忽悠。為了讓其他的機構高價投,聲稱九鼎已經高價投了。"而且這種現象非常普遍,現在的企業也都很鬼精。"至于不做盡職調查,吳剛則覺得可笑,那九鼎養這么大團隊,如果不做盡調,天天干什么呢?
          沉淀:暫時不打算擴張   
          隨著2011年股市的走低,依靠二級市場退出的PE越來越難。過去一級市場的PRE-IPO項目通常在10倍左右,上市成功后則有50倍以上的市盈率,賺取5倍甚至是10倍的回報很輕松。但今年以來,IPO市盈率普遍下降至20倍以下,而一級市場的估值卻維持在18倍、23倍的高位。   
          統計數據顯示,2月我國PE機構IPO退出回報環比驟降近4成,大多數PE回報率不足3倍。"PE盈利模式的轉變是種必然,也是迫不得已。"金巖資本合伙人敖焱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二級市場的市盈率自從2011年上半年以來就一直下跌,創業板的市盈率更是如此,這讓很多PE去年的高估值投資項目今年很有可能發生虧損。"    "我們也注意到了lp對市場看法的分化,去年訂的基調是投資的節奏穩健",吳剛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今年更多的精力將花在流程的優化、風控的提高、投后的管理,堅持專業化的道路。經過前五年的擴張期,今年算是到了一個沉淀期。"
          未來:主戰場在并購   
          對于PE未來盈利模式的終結,九鼎早有預見。黃曉捷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把目前這種PE爭搶項目形象地形容為"水面上撈一層油",純粹是技術活。等到這層浮油"被大家撈光時,做大規模、系統性就沒戲了。黃曉捷預測,"2015年,我們這種大規模、軍團式的方式,就要走向歷史的終點"。   
          對于九鼎的走向,黃曉捷初步構想是:一是結合外部資源成立專注早期投資的子公司;二是未來將九鼎龐大的隊伍轉型為投資銀行,改做服務,提供更多增值服務。   
          2011年初,九鼎投資創建了國內首家由PE機構創辦的已投企業高管培訓交流平臺-"九鼎商學院",就是九鼎投資投后服務的一種增值形式。九鼎商學院負責人劉雪梅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主要是在對企業投資之外,對企業家的理論和思想上提高的關注,被投資的公司中很多是同一行業上下游關系或者是協同關系。"   
          此前中信產業基金招了華商基金明星基金經理莊濤、嘉實基金明星基金經理鄒唯等,試圖介入二級市場的資產管理,已經形成了PE、VC、定增、夾層、并購等業務形態并存的綜合類資產管理公司,向國際頂級的PE黑石靠攏。   "九鼎的優勢不在此。"在吳剛看來,對于PE將來發展的兩個必然方向,一是向前移,VC化,在有限幾個領域,做精做細,保持一個小公司的架構;二是向后推,做并購,九鼎很早就開始在這兩方面做了嘗試和布局。"   
          不過對于VC化,吳剛直言,"將是很小的部分,主要是國內的資本市場不配合。目前的市場實質性退出不做變化的話,中國就沒有真正的VC。未來的主戰場還是在并購。"吳剛透露,今年隨著行業更加細分,團隊更專業化,將投資一些更小的項目。在并購方面,今年在醫藥領域做整合投資。此前已為吉峰農機做了七八個并購。   
          此前,鼎暉投資、中信產業基金及新天域資本從安博凱(MBKPartners)手中收購綠葉制藥集團有限公司55%的股權,即是例證。"并購將成為PE基金退出的重要途徑,未來5年,本土創投50%應該以IPO退出,50%左右或是通過并購退出。"達晨創投董事長劉晝表示。   
          為了迎接這種轉型,吳剛也表示,目前的團隊做調整是必然。"我們的模式是針對當前的形勢,傳統行業。但如果市場變了,組織結構也會隨時調整。不是說有這個模式,就一定要有這個打法。組織結構是為業務發展服務的。做什么業務,配備什么人員。"對于九鼎的未來,一切取決于大環境,目前的工作是練好內功,做好準備。

          色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