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t5fej"></acronym>

    1. <optgroup id="t5fej"></optgroup>

        1. 九鼎投資黃曉捷:做好一個省 就能IPO

          2010-12-06

          相傳馬云曾對黃曉捷說過這樣一句話--"曉捷,我覺得你跟我挺像的。"盡管無從考證馬云何出此言,但九鼎投資合伙人黃曉捷的經歷,的確與馬云有相似之處。

          2001年,黃曉捷從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院本科畢業,以最高分考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畢業后留下任教,歷任研究生部研究員、辦公室副主任、校長助理等職務。2007年中,辭職創立九鼎投資。

          同樣是"棄教從商",面對商業世界,黃曉捷有著與馬云相似的敏銳洞見力與行事決絕的魄力。僅僅通過三年多的時間,九鼎投資便憑借兩筆成功的創業板投資,成為國內PE行業中的"黑馬"。而對于黃曉捷來說,PE這份"累人累心,賺的每一分錢都能被外人精確計算出來"的工作,才剛剛開始。

          11月1日,伴隨著首批28家創業板上市企業限售股的解禁,所涉及的56家PE機構也迎來了真正的"收獲期"。其中,2007年才正式成立卻憑借吉峰農機(300022)與金亞科技(300028)兩筆投資獲利近25倍,居收益率排行榜第二名(僅次于中船投資)的昆吾九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九鼎投資),成為本土PE中殺出的一匹"黑馬"。

          幾乎與此同時,九鼎投資在11月18日宣布完成第一只美元基金---九鼎中國成長基金的募集,投資方包括新加坡祥峰投資管理集團(V ertexM anagem ent,淡馬錫控股全資子公司)、合眾資本、璞玉資本和浩達(A U D A )國際投資等八家機構,資金規模達1.2億美元,并已經確定下三個投資項目。

          從一家成立不足四年的本土PE到獲得國際級投資及機構認可,募集第一只美元基金,九鼎的"黑馬"特性不僅在于其出手之快,下手之準,更令業界感到好奇的是,他們并沒有

          將投資散布于數個行業的多個細分領域之中,而是常常一鼓作氣地在同一個領域里連投數家。

          消費升級引領的五類"金餑餑"

          南都:先說說剛募集完的美元基金吧。作為一家本土PE,第一次募集美元基金還順利嗎?聽說已經開始投項目了?

          黃曉捷:是的。我們差不多是從去年年底開始準備募集第一只美元基金,到今年5月份做了第一次關閉,10月份做了第二次關閉,雖然時間不長,但還是有很多超募的機會,最終我們對LP進行了一定的篩選。

          現在,這只美元基金已經投了三家企業,一家是做農藥研發的企業,在南京,是國內做農藥化合物合成領域里最好的;一個是在中國最大的省份做醫藥物流的企業,占全省大醫藥物流35%左右的份額;還有一家是在國內做中小企業擔保排名第一的公司。

          南都:農業、醫藥、消費,這也是目前九鼎最關注的領域吧。

          黃曉捷:對,我們就是專注在農業、醫藥、消費,還有先進制造和新興產業這五類。其實道理也非常簡單。

          中國的城市化和消費升級是可以被持續看好的兩大趨勢。我們很多人都正在經歷這個過程,從農村出來,到大城市讀書,然后留下來,我自己就是這樣。在過去二十年間,中國的城市化以每年0.9%的速率推進,到2009年達到46.7%,我認為這個數字按照人口結構和土地資源來看,還將繼續升高到65%。在這個過程中,國民財富不斷積累,必然伴隨著消費升級。人都希望追求一個更舒適、更衛生、更健康的生活環境,我們投資的一家服裝企業老板說過,"這就好比是一個女生,一旦把自己打扮漂亮了,再讓她丑就很難了",這種趨勢是不可逆的。我們的投資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做出的,這五個領域都是與這兩大不可逆的趨勢緊密相關的。

          做好一個省,也能IPO

          南都:算上你剛才提到的南京的那家農藥研發企業,九鼎在農藥領域里已經投了八九個企業,為什么會投得這么密集?難道這里能出來這么多上市公司?

          黃曉捷:其實不僅是在農藥領域,在其他很多領域,我們也都是這么投的。這在外人看來可能有些奇怪,我們自己的策略是這樣的。

          首先,如果不是我熟悉的領域,我不會去做。我必須要把一個東西真正弄明白了,這個產業未來究竟能做多大,未來的競爭格局會是怎樣的,未來競爭的核心要點在哪里,什么樣的企業能在未來五到十年里持續擁有競爭能力。如果你對這些問題都能形成自己的判斷,你就會很堅決地在這個領域里去投資。

          其次,為什么投得這么密集?按照正常情況,一個行業發展到成熟階段最終應該是寡頭壟斷的,比如國內的牛奶行業就是光明、伊利和蒙牛這三家,但中國絕大多數產業還沒有發展到這個階段,還比較分散。在這個階段,它會支持很多企業最終都會成為比較好的公司,但到了二三十年后,它們中也會有一些被別的企業并購掉,成為階段性的歷史產物,但這已足以為我們的投資帶來足夠長的周期和豐厚的回報。

          南都:你的意思是,在行業比較分散的情況下,即便是區域性的企業也可能IPO上市?

          黃曉捷:是的。說白了,一個四川省的市場跟歐洲一個國家的市場是一樣大的,所以能在中國的一個省里做好的企業,其實就和國外的全國性企業差不多了,它在當前市場中的規模、業績足以支撐它成為一家上市公司。

          當然,對于一些在區域里做的非常好的公司,它也一定會離開這個區域,擴展到其他區域去。以我們投資的紅旗連鎖為例,在我們投的時候,它還只是在四川省成都市的市場中排名第一,擁有800家門店。現在,我們會幫助它在其他兩個地市進行大型并購,它很快會成為四川省排名第一的企業,這就足以支撐它成為一個上市企業,在上市之后,它再會一步步走向全國,起碼會走向南中國。

          另外,客觀地說,現在要找全國性的投資項目,概率已經很小了,大部分全國性的企業都已經上市了。所以也應該往下走一點,到區域級、省級的市場中去找企業。

          做PE,也是在做企業

          南都:PE行業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我想即便是深入到省級市場,也不會輕松多少。今年,九鼎憑借吉峰農機、金亞科技這兩筆投資成為本土P E里的"黑馬",我想問的是,這匹"馬"到明年、后年,還能跑多快跑多遠呢?

          黃曉捷:我想有那么多投資人愿意把錢交給九鼎去做PE投資,并不僅僅是因為我們能投到上市公司。如果是抱著這種想法,那他們還不如去投個券商。

          現在的PE市場是很激烈,但衡量的標準也很清晰,并不是單純的上市,而是被投企業能否在未來五年內在業績、規模等各個方面獲得比現在更高的增長。這就要求投資機構對產業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同時還要肯跑,到別人不肯去不愿去不能去的地方去找好項目。以眼下很熱很熱的新能源領域為例,表面看九鼎并沒有任何動作,其實我們已經研究了將近兩年,接下來幾個月馬上會有動作。

          其實,做PE和做企業是一樣的,并不是賺兩筆快錢就跑。如果有一天,國內PE的平均報價降到15倍還能有錢賺,那才叫真正的能耐,九鼎正在向著這個方向努力。

          茶后吐真言

          "老婆""女友"都是客戶

          在投資界一直有一個爭論,到底誰是你的客戶?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即投資機構的投資方,俗稱"老婆")肯定是你的客戶,那企業是不是你的客戶?如果企業不是客戶,那就是賺錢工具,你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榨取它的剩余價值。但我并不同意這種觀點。LP是我的客戶,被投企業也同樣是我的客戶,我們不過是中間"橋梁",把散錢集起來,交給我們認可的行業中所認可的企業來實現價值增長。

          而這個尋找好企業,幫助它們實現價值增長的投資過程,其實跟戀愛很相似。一方面,你要對它所在的產業有深刻的理解,才能打動他,成為他的"知音";另一方面,又要足夠細致地去考察方方面面,對自己投下去的"錢"負責,也是在對企業本身負責。舉個實際發生的例子,很多我們投資過的已經上市的企業,后來都成了我們的LP,這種好像自然而然地從"戀愛女友"到"老婆"的過渡,其實就是因為我們把LP和被投企業都看作是我們的客戶,才能做到"佛門說,處處自覺皆自在"。

           

          色播在线